苏子木

【云亮】只需一眼就心动

赵云第一次见到诸葛亮时,是在越陵山下。
他们的初遇并不美好。
用赵云的话来说,甚至可以说是狼狈。
荣荣枯草间,一条隐密的小道上,男子踉踉跄跄的跑着,身后,是几个粗布麻衣的莽夫。
男子生得一副好模样,纤细的眉,狭长的眸,高挺的鼻,含笑的唇,清俊的眉目间宛若蓄着春风。
如瀑墨发随着主人的动作随风飞舞,炽阳笼罩下,男子似要乘风而去。
只是,在这追逐与被追逐的情况下,似乎,那飘然为仙的朦胧稀疏化为风中凌乱。
身后是山贼的叫喊声,头上是艳阳似火。长时间的奔跑使体力逐渐透支,诸葛亮脚下不停,目光凝在不远处灌木遮掩下隐隐露出轮廓的山洞。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就快了!
“咻!”
身后是利刃划破空气的尖啸声,诸葛亮向前一个翻滚,手臂擦着碎石横铺的泥土藏进山洞。
“唔哼!”
皮肉与利器摩擦,肩胛处刺痛阵阵,诸葛亮闷哼一声,反手拔出刺入肩骨的羽箭。
屏息凝视着不远处朝这驰来的山莽,湿热的汗珠自额前蜿蜒滑下,诸葛亮眼眨也不眨,紧紧攥着手中滴血的羽箭。
“簌簌”身后传来灌叶被撩动的声音,诸葛亮绷紧了身子,蓦地转过身将羽箭猛刺过去。
手腕被紧紧攥住,羽箭自手中坠落,“啪嗒”一声摔在地面。
“唔!”诸葛亮吃痛的闷哼一声,看清了眼前人。
修长有力的身型,俊郎的面容,额前束了条蓝缎抹额,银色战甲泛着寒光。
赵云抿紧了唇,一双湛蓝的眸子紧紧盯着因吃痛而皱紧眉头的男子。

现欧.早已深陷

超甜的现欧哦~

文辞w:

BGM:胡夏—《OH.爱》写来玩的。


看着睡的很沉的欧阳,他的心里突然感觉痒痒的,那种感觉驱使着他在宿舍只有他和欧阳的情况下,攀着梯子来到了欧阳的面前,久久望着他安宁的脸庞。


睡的有些皱巴巴的衣服,纤细瘦弱的身躯,露出来的一截细腰,修长的手指,精致的锁骨看着很想在上面咬一口,毛茸茸的头发,白皙中泛着一些红润的脸颊,长长的睫毛,饱满的耳垂,微启的双唇轻声呼吸着,望着那红润的双唇,他开始心猿意马。


凑近那张日思夜想的脸,看着那无比诱人的嘴唇,在那双唇上蜻蜓点水一下,便急忙退开。许久后,见那个在睡梦中被占了便宜的人仍然没有丝毫反应时,他内心的恶魔使他有了得寸进尺的心思。


这一回,在他的双唇上停留了许久,高述才不舍的分开。


“欧阳。”


他轻声呼唤对方的名字。见他的被子貌似有点微微被踢开,又过去细心的用被子盖好。


这个晚上,高述心里满是白天偷亲成功的事。胡思乱想了整晚后,看着黑暗的宿舍慢慢变亮,他才发现他已经一宿没睡。轻轻叹了一口气,但想到欧阳的那一刻嘴角却又不禁弯了弯。假如有人看到高述这个样子,肯定会说是如沐春风。


欧阳已经悠悠转醒。


高述发现了之后立马收起了笑容,欧阳只是看到了一瞬间高述的笑容,那微笑就立马消失不见,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了,起身洗漱,并且选了更时尚更好看的衣服穿上,将自己打扮的像个潮男一样。可心里仍旧还是在意刚刚那转瞬即逝的微笑。


老高这家伙笑的这么温柔,是我的错觉?还是他谈恋爱了……?


想到高述要跟别的人谈恋爱,他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洗漱过后,高述带着从昨晚到今天依旧存在的好心情,和欧阳一起去上课。但走路期间,欧阳的情绪貌似很阴沉,这让他有点心虚。应该…没被发现?


但走进教室,和欧阳坐在一起,等到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高述才发现他因为一直开心昨晚的事,所以两手空空来了上课,忘记带书了……
“……”
上课期间,欧阳瞥了一眼他,就看见高述沉默的低头看着书桌面,桌上一本书都没有。
“hmmm。”
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老高忘记带书。


老师也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走过来看见高述没带教科书,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他,高述解释道:“抱歉,老师,我忘带书了。”
老师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的欧阳。示意欧阳:“你们两共用一本书吧,上课总归还是需要看书上的知识和内容的。下次别再那么马虎了。”


这要按以前,高述没带书的话,欧阳肯定会毫不介意的让高述跟自己看一本书,但是以前没那机会啊!刚刚都说这是第一次看见老高忘记带书。


问题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让他和高述看同一本书,那样两个人会靠的特别近……


嘭。欧阳炸成了一朵烟花。这一炸连带着脸都红了几分。心里有些想拒绝,可更多的却是期待。


高述的心情跟欧阳的情绪也没多大差别。自己也没预料到接下来的发展会是这个样子,偷偷瞄了一眼一旁的欧阳,心里的低落瞬间转变成庆幸。
欧阳支支吾吾:“知、知道了,老师。”


欧阳的承受心没那么强,在整整十分钟的各种纠结和脸红,外带胡思乱想。


他最后决定——装睡。=_=


我不管了我什么都不管了就算学习要补也无所谓了反正我现在心情真的是难以言说!再这样下去我迟早都会因为心跳速度太快而出事的!在想到这的时候,欧阳已经开始装睡来糊弄过去。他以前经常因为玩游戏玩到太晚,所以上课的时候头总是一点一点的,然后低着头就睡着了。
现在装一下,应该还是可以的。欧阳心想,直接趴到桌子上,露出一张脸面对着高述。因为他们选了很靠后的座位,并且现在老师讲的正起劲,很难注意到他们。


不过他貌似还挺庆幸以前自己经常打瞌睡的。


高述听了一会课后,偷偷瞥了一眼欧阳,就看见这个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带着宠溺的目光轻微的叹了一口气,扭过头,单手撑下巴看了一会欧阳的睡颜。这个家伙睡觉总是这样。安宁的脸看着莫名可爱,白皙透红的脸颊让他总是有想要咬一口的心思。


一看到他,心思就被牢牢地抓住了。


管他什么上课,管他什么学习。还不如看欧阳来的好。


所以呢?你们有考虑过被你们遗忘的教科书的心情么?你们的教科书要是知道你们这么不管不顾还有点带嫌弃的对它,它会哭的。


可他显然不是会这么多想的人,因为他想的只有那个熟睡的傻孩子。
看到那微微张开呼吸的红润的两瓣嘴唇,昨晚的画面就浮现在高述眼前,呼吸不禁变的有些沉重急促。想起昨晚嘴唇上触碰到的那种软软的触感,他心里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挠他,痒痒的,酥酥麻麻的。


鬼使神差的凑过去亲了一口欧阳。立马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的高述立马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可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哪去了。


大庭广众之下,我居然……!


在闭目装睡的欧阳显然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突然感觉到有一股热气打在自己脸上,随之而来的就是唇上温暖的触感。让欧阳整个人都僵了。只是因为装睡的时候不会动,所以他僵硬的那一刻老高并没有发现。可是这一个小小的吻,让欧阳整个人都乱了。


大庭广众之下,他居然……!


不过为什么我会感觉那么开心呢!欧阳心想。


在那一个月之后,这两个傻孩子才确认关系。而且这一个月,俩傻孩子很蠢的进入了某种很蠢的死循环。


因为发现忘带书可以跟欧阳坐在一起靠的很近,所以就经常连书都不看一眼就不带书去上课的高述。
另一个却是想多接触老高,所以总是早早的起来,趁着老高还在睡觉就偷偷把书拿走偷偷藏起来,等到回宿舍之后才找机会把书放回原处的欧阳。
而高述这个傻孩子就是因为连书都不去看一眼,所以根本不知道欧阳把他的书偷偷藏起来了。


这俩傻孩子就因为对方所以陷入了长时间的死循环。真的不能更傻了。所谓“恋爱中的人失去理智”,差不多也就是如此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


 


晚上从图书馆回来的两个人走在大学的林荫道上,周围的路灯撒在柔和的橙黄色光线,让这寂静的林荫道上多了些温暖,弯月从云层中蹦出来,月光撒在这条路上,平添了几分美感。
欧阳和高述,一个人戴着耳机用MP3听歌,另一个戴着耳机用手机听歌。


高述看向听歌正入迷的欧阳。


“你听的什么歌?”
欧阳正听到那一句歌词“一加一终结了孤单”,分出神很快的回答了一句:“《OH.爱》”。MP3里面最近只放了这一首歌,觉得挺好听的。


高述可疑的沉默了一下,看了看自己手机上显示的《OH.爱》,他刚刚正好听到那一句“是你教我怎么制造浪漫”。手机里的音乐早就已经切换成了单曲循环。


两个人此时还并不知道他们的听歌已经同步了。


[我有一支小雨伞]


[晴天雨天或月半弯]


[让我唱首歌温暖你心坎]


[oh 爱 让我们满心期待]


他看了看时间上显示的“六月一日”,又看了看身边人,想到什么可能很有趣的事情。温柔的笑了起来,看向欧阳:“傻瓜,六一快乐。”


欧阳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我可是已经成年了。六一那是小孩子才过的节日。”然后抬起头看了一眼高述,顿时就愣住了。


他早上看到过老高这么温柔的笑!


现在高述就在用这种几乎能温暖到人心额笑容目不斜视的看着他。顿时感觉今天晚上还挺暖和的。当然人家欧阳也不敢盯高述太久,怕露出破绽。就去逼迫着自己想其他事了。可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老高的那一句“傻瓜,六一快乐”。
傻瓜,六一快乐。傻瓜,六一快乐。傻瓜,六一快乐。傻瓜,六一快乐。傻瓜,六一快乐……


“?!”等等,居然说我是傻瓜!


欧阳不服,鼓着腮帮子仰头看向高述:“笨蛋,你也六一快乐。”


高述显然不会像欧阳那样反射弧那么长,很快就反应过来傻欧阳刚刚说自己是笨蛋。嘴边的微笑顿时成了一种看着很危险的笑容:“哟,长本事了,居然说你爸爸是笨蛋。”


欧阳吐舌头:“笨蛋!”


高述:“傻瓜。”


欧阳噘嘴:“笨蛋!”


高述轻笑:“傻瓜。”


欧阳摆鬼脸:“笨蛋!”


高述笑出声:“傻瓜!”


两个幼稚的傻孩子就在那里开始嬉笑打闹,互相喊对方傻瓜笨蛋。他们声音在这条安静的林荫道上显得如此突兀。 


[一步或一个转弯]


[我的爱 我的爱]


[我的爱 不会离开]


[我们不用再等待]


[两个人一个未来]


[你的爱 你的爱]


[你的爱 向我靠过来]


[oh爱oh爱 ~oh爱oh爱]


[oh爱oh爱 ~oh爱oh爱]


 


当傻欧阳和笨高述在那里争执的时候。离他们有一百米之远的一个女生靠在树的一边,隐藏了大半的身子。


女生将手机调成静音。偷偷的拍了一张高述和欧阳嬉笑打闹的图片。将图片发给了朋友。


【他们真好。】

【薛晓】薛洋洋的六一节

六一节到了,估摸着写了一篇薛晓的六一节贺文,甜到掉渣,日常ooc,不喜勿喷。
超撩霸道腹黑攻✘乖巧迟钝宠溺受
腻死人不偿命哦。
BGM:《恋爱循环》
以下正文。
又是一年六一节,街道上是来来往往的行人,随性一撇,便看到一个稚幼的孩童拉着母亲的手穿梭在店铺间。
魔道高中一班里,一个靠窗的位子上,薛洋小霸王正翘起二郎腿,后仰着脑袋,拿着手机和电话那头的人聊的火热。
薛洋晃着脑袋,修长的双腿随性的叠放着,白色板鞋登在课桌的边缘,微微施力,板凳后倾,身子有一瞬的腾空,随后又稳稳回归原位。
“晓星尘,六一节了。”
薛洋握着手机,嘴上闲闲道。
“嗯。”屏幕那边,被称为晓星尘的青年低应一声,随口一问道:“想要什么礼物吗?”
薛洋听了眸色一亮,忙回道:“当然,不过......要什么礼物都可以吗?”
“......”那头的人没了声响,似是在犹豫,踌躇了一会儿,晓星尘道:“只要不太过分就都可以。”
“那我要你陪我去下午的漫展。”
“好。”面对薛洋不算过分的要求,晓星尘利落答应下来,却丝毫不知道已经掉进了某人挖好的坑。
那头计谋得逞的薛洋霸王心情颇好的哼了段不知名的小曲,难得安分的度过了上午的课程。
下午,翘了课程已经打扮充分的薛洋心情甚好,悠哉悠哉的来到漫展报名处找自家爱人。
目光触及站在大门前蓄着长发的俊秀青年,愣了愣,薛洋三步做两步的拾阶而上,一把搂住正低头沉思的晓星尘。
“在想什么?”
晓星尘被吓了一跳,缓过神来把薛洋扒在自己肩上的手拿开,温声道:“在想等会儿进去了要怎么做。”
“哈?”薛洋道:“你放心吧,我把你带来自然会安排好一切的,不过在这之前.....”
薛洋拉长了尾音,看了眼晓星尘的装束,道:“你这装扮也太不合气氛了。”
薛洋穿着黑袍略长的发松松扎起,而旁边的晓星尘却是西装长裤,显得格外不搭。
薛洋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的打量他一番,最后带着晓星尘去了漫展自搭的衣束间。薛洋大致扫了一眼从衣柜里取出一套白色道袍让晓星尘换上。
结果.......意外的好。
好看的想把他藏起来谁都不给见一面。
晓星尘一袭白衣胜雪,一头长发被发冠冠起,面容清俊,身形修长,背负长剑,端是一副明月清风的正气。
可薛洋看来看去总觉得哪里怪了些,仿佛缺了点什么。
目光瞥见旁边蜡像束在额前的抹额,突然想到了什么。
薛洋从镜前的装饰盒里取出一抹白色锦帛,踮起脚为晓星尘蒙在眼前,晓星尘乖乖站在原地任他动作,即使骤然失去光亮的世界让他极其不适。
不适到紧紧用手攥住眼前人黑色的袖摆都不知觉。
薛洋察觉到晓星尘细微的动作,嘴角漫上一丝笑意,轻笑唤了声:“道长。”
晓星尘低应一声。
“道长,我可要向你讨礼物了。”
晓星尘侧了侧头,似是不解薛洋的意思。
他记着薛洋要的礼物是自己陪他逛漫展。
思绪纷飞着,嘴角蓦地被一抹温热侵袭,大脑一刹间空白。
“唔哼!”晓星尘骇然瞪大眼睛,触目是无边的白。他抬手想扯去锦帛,却被薛洋锢住双手反扣在背后。
察觉到晓星尘的不适,薛洋低笑一声,离开了身前人温热的唇,一手剥开一颗小小的糖塞进嘴里,再次袭向他的唇。
一手扣住晓星尘的后脑,一手搂住他削瘦的腰,薛洋撬开他紧闭的唇齿,将甜腻的糖渡进他口中。
唇齿相依间,薛洋眸中带笑,含糊道:“道长,你尝尝这糖的味道怎么样?可甜?”
晓星尘模糊中点了点头,呜咽一声,似是在回答。
薛洋轻笑,总算放过他,松开扣住他后脑的手,转为轻环住他脖颈。
唇凑到他耳边,薛洋抬手取下束在他眼前的锦帛,低声道:“再甜也是腻了些的,可我对道长的那份心意,再甜也不会腻。”

点梗写文

点梗了,可同人可自设。
目前会的同人有:薛晓,长顾,现欧,信白,云亮(王者的一般都会)。
自设可私信可评论。
最近实在是太懒,找点动力。
欢迎点梗哦。

短小却精悍的原创小段子

  翻到三月初时写的原创段子,发现现在的文风和以前的文风变化真大,愈来愈落后了。emmmmm,这是个令人忧伤的问题。

     放眼寅国上下一片奇景,就数“复华山”处属之为最,游鱼细水,苍柏松劲,闲云野鹤,一支笛曲可绕梁数几,久久不绝。
  晨光熹微,少年着一身白衣闲坐亭中,唇边横一支白玉笛,指尖轻动,若蹁跹而过的蝶。
  碧波明镜,飞鱼竞跃。水色粼粼,随着渺渺笛音荡出层层涟漪。朱花斜下,顺着空中画着道道圆润的弧。
  “好一幅临春美景!”鲜衣猎猎,风带着玄色的袂飘悬着,少年高束着发,高扬的眉,佚丽的眸,含笑的唇,一副俊俏公子模样。
  南余轻敛着眸,轻笑道:“公子又言笑了,若非公子那本乐谱,南余也不好奏出如此妙曲。”
     铭山一双昳丽的凤眸蕴着星河,波光流转间闪过几分纠结,颇踌躇些许,终是道出口:“阿余,你可有下山的意思?”
  怔了怔,南余勾唇浅笑,“好。”并无过多言语,单一字,他便可明了。
  若你想,我去便是。
  “若是为难。那便......甚?”铭山垂首,修长十指攥着玄色的袂,正低落着,恍然闻了南余答话。
  侧首狐疑的注视着南余,铭山面上显出几分喜色,“你这是......应了?”他还记着往年重阳午分他邀南余登山遥游那时,被严词拒绝的事。
  南余长眉一挑,言语间不乏透着几分轻佻,“怎,若你不信便罢,我不去是了。”话尾微沉,倒是显得兴味低落。
  
  
  

【长顾】归时复几许

BGM:《是月流光》强烈安利小义和慕寒男神的版本。(貌似和文章有点不搭哦)

秋风瑟瑟,夹杂着深秋的凌人的寒意打在脸上,升起一丝痛意。
然而这疼意对于常年征战沙场的将军来说,却已然习以为常。
“想好了吗?”
侯府阶前,长身而立的将军看着几步外重甲加身的青年,向来轻佻的语调变得沉肃,“此次一别,再见不知是何日。”
青年人握紧了缰绳,嘴角朝将军扬起一笑,“想好了。”他脚下一蹬反身上马,一扬缰绳,身下铁骑嘶鸣一声,铁蹄踏在地面的声音盖不住一声轻唤。
“义父,长庚此次前赴,不知归期,义父可要照顾好自己。”
顾昀昂首看他,见长庚喉结动了动,又道:“若是能归来,哪怕是爬着回来,长庚也必定捧着嫁妆来见你,若是......”他自胸腔内溢出一声闷哼,似是哽咽了一声,长庚哑声道:“那便,不必等了......”
顾昀似是终于压抑不住,沉声打断道:“笑话,就是边疆驻守再薄弱不至于让一国皇帝埋没沙场,堂堂玄铁营是吃白饭的?”
长庚低笑一声,张唇似是呢喃一句,呢喃了什么顾昀没有听清,只看见长庚自肩上负着的行囊中取出一方长长的木盒抛给他,转身策马而去。
顾昀打开木盒,里面端端正正放着一把割风刃。
熟悉的薄如蚕丝的刀刃上行云流水的刻着一个“顾”字。
顾昀抬手抚上那把割风刃,耳垂的红痣似乎能渗出血来。
他目光遥遥望着长庚离去的方向,即使此时的眼睛并不能对准焦距,却依旧执固的盯着远处。
他恍然想起自己曾经和长庚说过的话。
“我其实没有一把刻着自己名字的割风刃。”
那时长庚在他面前坐下,一丝不苟地煮着茶,陶罐的出气口水汽氤氲,茶香弥漫着,模糊了视线。长庚洗了三个杯子,一杯给自己,一杯给他,一杯放在谭鸿飞的割风刃前。
那时,顾昀这样说。“连沈易都有,就我没有,年少时总觉得玄铁营是老侯爷强加在我身上的枷锁,这一辈子不自由都是因为它。”
意识回归,顾昀拇指摩挲着,触手一片冰凉,他恍然发现那个曾经年幼稚气的少年已经长大了,足够撑起一片辽阔的天空了。
耳边似乎又是青年人一声轻唤。
“义父......”
顾昀握了握拳,捧着木盒走进了侯府。
大漠通途白骨彻,少年归时复几许。

莫名会撩的某充

根据某人的喜好写的一个小片段。
借用某人脑洞出的梗
cos现充✘影帝欧神
霸道粘人女王受✘阳光傻气忠犬攻
雷点(请注意避雷):
严重ooc
以下正文:
宽敞的宾房里,一张铺着黑色锦棉床单的大床占据着靠紧阳窗的地方,灰色拼块窗帘被客人细细拉上,不透一丝光亮。
若不是柚木茶几上忽然亮起的手机屏幕,还真不知道床上躺着一位“睡美人”。
然而,这位“美人”的脾气让人甚是难熬。
“给你三秒钟告诉我是什么给了你打搅我休眠时间的勇气。”皱着眉头,青年很是不爽的对着屏幕上大写的“闲人”二字释放冷空气。
“欧神先生,已经五点了,剧组的人还都等着您拍戏呢!您什么时候过来啊?”电话那边,副导演小心翼翼的抱着听筒问道,不忘抽空冲身后躁乱难耐的工作人员打个手势安抚安抚。
“哦?下午还有我的戏啊?”纤长的眉微微挑起,欧神低头把玩自己圆润的指尖,语气带一丝疑问。
“是啊,欧神先生,下午是您在剧组最后的戏份,拍完这场您就可以杀青了。”
“是吗?可是我现在身体不适,不方便拍戏啊!”
“这......”副导演皱着眉头,瞟了瞟身后苦等着的人员,抉择不定。
“这样吧导演,你把我的戏份推后几天,等我什么时候身子好了再去剧组。”
“欧神先生,您不能......”
“啊呀,我先去看医生了,导演下回聊。”
“欧神先生!您......嘟嘟嘟......”
毫不犹豫的掐断电话,欧神理了理眼前凌乱的碎发,不甚在意的道:“呵!打扰我的休眠时间还敢喊我干事?胆子可真大。”
拾起刚才被他丢到一边的手机,点开某人的频道,手法娴熟的打出一段话。
我是欧神:现充,做什么呢?
对面瞬间发来一条消息。
冲哥:想你呢。
我是欧神:嗯?
冲哥:刚好想你的时候,你就来找我。
我是欧神:那还行很巧呢。你那边cos拍完了吗?
冲哥:快了,明天下午应该就赶完了,现在正在宾馆休息。
我是欧神:嗯?这样吗?那我明天上午去找你。
我是欧神:现充,你还在吗?
我是欧神:现充?
我是欧神:是那边有什么事吗?
我是欧神:你不会是失踪了吧?
我是欧神:现充!你再不吱声我就把你吃鸡的号给送人了!
我是欧神:现充......
冲哥:欧神,刚刚我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所以......
我是欧神:哦,你不是在宾馆吗?怎么没给手机充上电?
冲哥:我来时没带充电器.......
我是欧神:把你地址给我。
冲哥:嗯?干什么?(乖乖把地址报上)
我是欧神:没什么,只是确定一下明天的行程。
冲哥:哦,手机真的要自动关机了。
我是欧神:嗯,等会儿记得去开门,有人来送东西。
冲哥:......
“咚咚咚!”
现充刚放下已经黑屏的手机,就听见一阵敲门声。
现充理了理头发,打开门,一个箱子就递了过来。
“您好,你的快递已送到,请签收。”
现充诧异的挑了挑眉,疑惑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货已送到,我先走了,记得给五星好评哦。”
现充把门关上,走到桌前把快递拆开,入眼是一堆充电器和20000Amh容量的充电宝。
现充愣了愣,拆开一个充电器把手机充上电,沉默的等着手机开机。
屏幕骤然亮起,现充登上微信,入眼便是置顶频道在闪烁。
我是欧神:收到了吗?
冲哥:嗯。
我是欧神:外出一定记得带充电器知道吗?真是,那么大了这点常识都没有,知不知道你掉线那段时间我有多着急!还以为你成失踪人口了!
冲哥:嗯。
我是欧神:嗯什么嗯!哑巴了!说人话!
冲哥:我想你了。





【薛晓】何生叹

第一次写薛晓同人,莫名激动。超喜欢这对cp的!
人设:
黑化醋坛子忠犬攻✘温润不解风情无欲受(发现自己超喜欢这种人设)
默默提示一下:这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填完,不定期更。
好了,以下正文。

日光沉沉,茫茫雨雾中,一人白衣翩翩不染纤尘,自雨中踱步而来,停在一间木屋前。
门被来人轻轻推开,久经风雨的木门不堪重负的发出“吱呀”一声的呻吟,磕在斑驳的墙壁上,惊醒了屋里人。
“唔哼......”
榻上本已失了生息的男子此时闷哼一声,鸦羽般如墨的眼睫微微颤动,似是扑翼飞蝶。
晓星尘只觉头痛欲裂,微微睁开眼睛,一阵刺目的白光让晓星尘有一瞬的失神。
仿佛是曾永逝光明一般。
薛洋走进屋子,入眼便是晓星尘苍白着面颊想要支起身的模样。
薛洋有一瞬间的怔愣,如墨的眼眸深沉的可怕。似是讶然,是狂喜,是失落,亦或是缱绻的爱意。
快步走去,薛洋伸手扶住晓星尘削瘦的双肩,拿过一袭长枕为晓星尘垫在背后。
“你醒了。”
薛洋抬手拉过滑落在晓星尘双腿处的软被,笼在他腰间,道。
“道长睡了许久,身子应是有些乏力,才刚醒,就不要多动作了。”
晓星尘轻轻点了点头,双眸细细打量着眼前白衣裹身的男子。
清俊的面容,明亮的双眼仿佛能看透人心。嘴角挂笑,露出一对白亮的虎牙,生得一副讨喜的模样。
只是不知为何,晓星尘总觉得男子如今的面貌有几分违和。
似是曾经与他相识过。
薛洋也不动作,任由他打量着。
这画面,是曾在脑海在梦中无数遍重复过得。
曾让他无数次欣喜若狂的沉迷。
又让他无数次失魂落魄的无望。
许是经历的多了,真正见到他时,竟没有想象中的不能自己。
似是觉着晓星尘已打量够了,薛洋轻声问道:“道长已有多日未果腹,如今可饮得下清粥。”
晓星尘低声拒绝,问道:“敢问道友,这......是哪里?”
薛洋只觉已被斩断的左臂仿佛又隐隐作痛。
嘴唇微动,又缓缓合上。
晓星尘朝他看来,澄澈的双眸清晰的倒映着他的身影。
你是我所爱之人......这里,是我们......曾经的家......
撞上晓星尘仿若蓄着春风的双眸,启唇,却是哑声道:“这里,是义庄。”
“义庄......”低声呢喃着这两字,不知为何有种不明的熟悉,似是曾刻骨铭心。
晓星尘又问道:“道友又是何人?”
薛洋眸光深深,望着眼前明月清风之人,蓦然心中一痛,几近窒息。
他该如何说?
说我是毁你半生宏愿之人。
说我是害你失去双眼之人。
还是说我是你临死前都痛恨入骨之人。
“我只是个过路人罢了......”
只是,一个曾自你生命中踽踽独行之人。
亦是一个在失去你之后才知晓自己心意之人。
唇舌间锈铁味弥漫,薛洋喉结上下滚动,将翻涌的气血连同眼中滚烫的清泪,一同咽下,哽在嗓眼。
薛洋只是注视着晓星尘,良久,良久。
直至心口的疼痛逐渐麻木。
“我久居义庄,一日经过城口,见你昏倒在城前,便将你带了回来。”

emmmm,我该说些什么好......孔明你要被家暴了......😂

打匹配时前期被韩信疯狂压制,起都起不来,只能时不时去下路蹭点经济。
趁队友打团时去打小龙,刚好赵云从河道路过,愣了愣又直奔中路参团。中期拿了百里两个人头,被百里全部里怼了半天。
百里:“诸葛亮你敢杀我!活该你被赵云压一辈子!”
我:“......”
赵云:“?”
后期打团时收了韩信一残血人头,半血草丛回城,赵云忽然窜出来上演家暴现场......
我:“......赵子龙,我不爱你了!”
默默缠着韩信撩啊撩。
韩信:“你不是我的狐狸,离我远点。”
赵云:“???发生了什么?”